我开着玛莎拉蒂跑了一场 3000 公里的拉力

2019年7月28日 11:03

我开着玛莎拉蒂跑了一场 3000 公里的拉力

我们开着玛莎拉蒂从敦煌到成都,7 天超过 3000 公里的拉力行程,从相识到热恋,最后依依不舍。 我还在读书的时候,家里购置了一辆奥拓——它便是我驾驶的启蒙老师。这辆小车与如今你能够买到的车相比,犹如刚刚出土的文物:它基本上没有任何电子辅助系统,行驶时车和人的距离只有一层铁皮;它小巧、灵活,极限虽低但你却能在弯道中将它用满,这就是我常常怀念的沟通感。 如果一辆车有让人难忘的地方,我会很开心;如果提到某个标签能让你回想起那款车,那么它一定是成功的。可现实的情况是:你问我 ” 省油,可靠,优惠力度大……



我们开着玛莎拉蒂从敦煌到成都,7 天超过 3000 公里的拉力行程,从相识到热恋,最后依依不舍。 我还在读书的时候,家里购置了一辆奥拓——它便是我驾驶的启蒙老师。这辆小车与如今你能…

我们开着玛莎拉蒂从敦煌到成都,7 天超过 3000 公里的拉力行程,从相识到热恋,最后依依不舍。

我还在读书的时候,家里购置了一辆奥拓——它便是我驾驶的启蒙老师。这辆小车与如今你能够买到的车相比,犹如刚刚出土的文物:它基本上没有任何电子辅助系统,行驶时车和人的距离只有一层铁皮;它小巧、灵活,极限虽低但你却能在弯道中将它用满,这就是我常常怀念的沟通感。

如果一辆车有让人难忘的地方,我会很开心;如果提到某个标签能让你回想起那款车,那么它一定是成功的。可现实的情况是:你问我 ” 省油,可靠,优惠力度大 ” 是哪款车?我只能摊开双手——很久没有一款车能让我记住它某个瞬间了。

于是当我接到这次活动的邀请时,我的内心是激动的,因为车型是玛莎拉蒂;更因为接下来将经历超过 3000 公里的拉力路程,这让我想起一句话:累并快乐着。

敦煌鸣沙山、月牙泉

在最直的道开最快的车

在拉力开始的前两天,我开到了 Levante 的两款性能版车型—— GTS 与 Trofeo。7 月 8 日我们从敦煌出发,穿越茫茫戈壁与荒漠。

这里的高速路能见度极佳,从脚下的路一直延伸到远处汇集成一个小黑点,是我从未见过的路况。也许这在你看来是世界上最直的路,但车队里的小伙伴却喜忧参半:因为我们当天的行程达到了 822 公里,目的地就如同前面提到的那个小黑点,它仿佛就在那里,但你却永远到不了。

好在第一天的座驾是 Levante GTS , 采用 3.8 T V8 发动机,最大功率 550 马力,是本次车队里第二快的车,给了我们足够的信心。如果说声浪是一辆车的外在,从点火那一刻开始,声浪便将它与普通版 Levante 区分开,低沉浑厚的启动声吊足了驾驶者的胃口,但我想告诉你:它真正的魅力其实并未绽放。

在一条看不见终点的笔直高速路上驾驶 Levante GTS,像极了坐在一枚导弹上高速巡航;周围的环境在开过几十公里后基本不变,依然是茫茫荒漠,此时我意识到也许再多的马力都不够用,但有了 Levante GTS 的 550 马力和自适应巡航系统,这里你可以体会到平时难得一见的惬意高速旅行。

不过,我依然想考察它操控的本事,毕竟有强大的动力是基础,能够全部发挥出来才能体现车厂的调校功夫。于是,把运动模式放到 “Sport”,打开运动悬架后,Levante GTS 瞬间由大马力 GT 转为操控取向;如果说刚才我还沉浸在高速巡航的嘹亮声浪中,那么现在转动方向盘便能将驾驶者带入另一种境界。

底盘的抓地力惊艳了我,它坚决执行每一次转向指令,动作简洁明快不拖泥带水,除了重心较高导致车内人像是被 ” 扯过去 ” 外,此前能给我这样积极操控响应的 SUV 只有一款——兰博基尼 Urus。是的,惊讶之余,我还为未来法拉利的 SUV 捏了一把汗,是想象力限制了我对 SUV 操控的理解。

冬给措纳湖,请你喝一杯 ” 冰与火之歌 “

且慢,你认为 Levante GTS 就是现今性能 SUV 的巅峰了吗?我们来看看 Levante Trofeo,它是我 7 月 9 日的座驾。作为玛莎拉蒂 SUV 产品的顶峰,相对于 GTS,增加了 Corsa 运动模式,你可以将它理解为只为追求极致性能的模式,而在这个模式下,590 马力的 V8 发动机潜能将得到完全释放。

踩下 Trofeo 的第一脚油门,我便感受到它与 GTS 车型的最大区别:对于速度的渴望。如果说 GTS 是将动力放在那里供你随取随用,那么 Trofeo 爆裂的脾气则恨不得一次性让你用掉所有的马力,换句话说:这是一匹烈马,它很冲,它无时无刻不在期待你把油门踩到底。

Trofeo 的发动机舱盖比 GTS 增加了两个散热孔,达到功能与外观上更加嚣张的效果。当天我们来到了冬给措纳湖,目睹着澄碧的天之杰作,途径雄伟壮丽的阿尼玛卿山,经过了一路追风逐日的 600 余公里。当我躺在床上的那一刻,仿佛只经历了 60 公里。

GTS 与 Trofeo 这一对 ” 红蓝组合 ” 在路边经常引人驻足观看。它们可能外观上差别不大,但内在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性格,弟弟沉稳内敛,哥哥暴烈无疆;我能记住它们每一次加速的声浪,每一次的油门反馈。

阿尼玛卿山,和西藏的冈仁波齐、云南的梅里雪山和玉树的尕朵觉沃并称为藏传佛教四大神山

致我尊敬的后排乘客

7 月 10 日我们从果洛出发,一路从青海穿行至川西,在莲宝叶则景区感受自然力量的鬼斧神工。感受完前两天性能 SUV 的大直到奔袭,第三天我迎来了 Ghibli。它可能是我们在路上看到最多的玛莎拉蒂车型,但因这次厂家提供了 430 马力的 SQ4 版本,不禁让人对接下来的山路充满想象。

与 Levante 不同,Ghibli 要换一种开法,因为更低的重心,更小的动力(虽然也不小了),它对驾驶者技术的考验更高。在标准模式下,Ghibli 甚至有些慵懒,我理解这是厂家为舒适性取向预留的一个模式;而当你换到手动模式时,Ghibli 彻底苏醒了。

转向之灵活让人难以想象这是一辆长度超过 4.9 米的车, 虽然 Ghibli 的方向盘助力类型改为了电动助力,但当你超车并线的时候,它的精准度并不亚于之前的机械助力。而更让人惊喜的是连续变向时底盘的表现,可以说在过了几个弯后,Ghibli 便与我建立了操控上的精神连接:每个弯需要多少方向盘转动角度,甚至车身会有多少倾斜,我都在弯前就能心里有数。

超强的可预见性当然是让车让弯道中越开越快,这可苦了坐在后排的朋友,他告诉我他很享受 Ghibli 视觉、触觉和听觉全方位营造的舒适兼具运动的氛围,但下次希望我不要带上他。

动听甚至有些暴躁的声浪伴随我们一路,而支撑坚定的底盘与灵动的转向更是让我明白:豪华品牌造运动车与运动品牌造豪华车在本质上的区别。

扎尕尔措,海拔 4600 米,面积约 0.6 平方公里,是阿坝县境内四个著名湖泊中海拔最高的湖泊

给总裁当了 6 小时司机

7 月 11 日是我单日开车最多的一天,这一天我们从阿坝出发,笼罩在蒙蒙细雨和群山幽谷蕴酿的纯净气息中,途经有着浓郁藏风民情的马尔康,一路驶抵道孚。足足开了 6 小时,但我并不言累,因为后排老板开心最重要——我今天驾驶总裁车型。

在豪华 D 级车里,大家都在强调气势,这就导致车身巨大甚至有些臃肿,买辆车自己开被说成司机,是很多人的烦恼。在总裁上,我甘愿当这个司机,不过我也相信,因为它独特的外观设计,买来自己开被认成司机的概率比 BBA 小得多。

说到总裁的设计,我想起第一个词就是优雅,虽然车身长度达到了 5.2 米,宽度超过 1.9 米,但车头不高耸,车身也没有刻意加长的痕迹——这就是原生长度的设计。而内饰选装的碳纤维组件则将车的气质彻底与油腻绝缘,这是玛莎拉蒂对 D 级车的理解,让 ” 司机 ” 这项工作不再无聊。

总裁的普通模式大概隐藏了自己 60% 的运动基因,动力温柔,换挡平顺,行驶舒适,悬架温柔地处理每一个颠簸,尽自己所能为后排老板创造最佳的工作环境。不过在行驶了 10 公里后,我就将运动模式切换到了 Sport,伴随着运动悬架的激活,总裁内心的另一个自己被召唤出来。我想用 ” 西装暴徒 ” 来形容它都有些以偏概全。

阿坝州公路上的牛,售价 1.5 万一头,开车请小心

每一次手动升挡对伴随着两种声浪的交替,毫不夸张说:在 5000 转 / 分钟换挡时,就像在车尾点燃了一根炮仗,这是总裁独有的换挡性格。

而巨大的车身显然需要和驾驶者更多的磨合,我的时间是 1 小时。1 小时后,在摸清了总裁的动态特性后,你甚至可以像开 Ghibli 一样驾驶它,区别是每次过弯需要更提前制动,以及更加柔和的出弯加油。当车身在方向盘中感觉越来越小,你便得到与玛莎拉蒂沟通的奥秘,巨大的车身不过是华丽的装饰。

给总裁当司机是一门技术活,我们平时以舒适为主,但必要时也能争分夺秒,亦或是老板工作疲乏,用声浪让他精神下也是一项加分技能。总裁开起来既不是降低的 Levante,也不是加长的 Ghibli,没有如同数据变化一样直观的线性改变,它更多的是做它自己。在平台化大行其道的今天,太过珍贵。

川西高原上的油菜花,延绵的峰峦、无尽的草甸、迷人的藏寨于缥缈的雨雾中构成一幅绝妙人文风情图

7 天时间,我们跨越 3000 公里的拉力路途,经历了无数美景,原谅我描述风景时贫乏的词汇,图像是比我更好的诠释者。

所以玛莎拉蒂的车型有让人难忘的地方吗?有,我记得每辆车的声浪,我还记得它们过每个弯的感觉。它们性格各异,与路上的风景共同诠释了壮游的意义。

作者: ZAKER新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