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版股票软件】*ST仁智002629下跌1.04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

2020年9月5日 13:38

【绿色版股票软件】*ST仁智002629下跌1.04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

*ST仁智002629下跌1.04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  今开2.86最高2.88涨停3.02换手0.39成交量1.34



*ST仁智002629下跌1.04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  今开2.86最高2.88涨停3.02换手0.39成交量1.34

  *ST仁智002629下跌1.04%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

  今开:2.86最高:2.88涨停:3.02换手:0.39%成交量:1.34万手市盈(动):-47.56总市值:11.70亿

  昨收:2.88最低:2.81跌停:2.74量比:0.89成交额:380.6万市净:23.75流通市值:9.78亿

  2020年8月13日晚间,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仁智股份、*ST仁智(2.840, -0.04, -1.39%)(维权),证券代码:002629)发布关于收到《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的公告,公告显示,*ST仁智涉及的主要违规包括:虚构业务入账,其披露的 2017 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以及未按规定披露开立商业承兑汇票事项、未按约定披露资金拆借事项的违规行为。

  知名证券维权律师、新浪股民维权平台律师、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李修蛟认为,根据《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ST仁智被证监会最终处罚的可能性很大。我国《证券法》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上市公司因信息披露违法被证监会处罚,受损投资者可以依法起诉索赔,索赔范围包括:投资差额、佣金、印花税和利息损失等。

  李修蛟律师表示,*ST仁智的索赔条件暂定为:在2017年3月1日至2019年4月25之间买入仁智股份,且在2019年4月26之后卖出或者持有仁智股份的亏损投资者符合索赔条件,可以办理索赔诉讼登记。

  符合条件的投资者可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提交给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李修蛟律师团队,积极参与索赔诉讼,争取挽回损失。索赔条件最终以法院的生效判决为准。律师服务采用风险代理模式,律师费在投资者获赔后再行支付。

  投资者索赔登记应提供下列材料:(1)身份证复印件与原件一致的公证书;(2)加盖证券公司营业部印章的证券账户信息单;(3)加盖证券公司营业部印章的证券交易记录流水原件及对账单原件(从首次买入该股票/债券/权证至今)。如兼有普通账户及融资融券账户的,或如有多账户的,皆应提供,并予以注明;如交易次数频繁,请提供Excel表并电邮;(4)自我估计的投资损失差额;(5)包含地址/电话/手机/邮箱在内的详细联系方式。

  尽管今年4月就宣布2019年扭亏,但时至今日,*ST仁智(002629)也未能摘星。从公司此前收到交易所问询时的问题来看,公司是靠补贴扭亏或是公司未能摘星脱帽的原因。

  2019年,公司通过非经常性收益实现净利润3096万元,但扣非后净亏损926万元,非经常性损益主要包括政府补助4074万元。根据公开信息,公司已经向交易所提出了摘星的申请,但是交易所尚未予以核准。从交易所的问询函来看,对公司靠非经常性损益扭亏的细节予以了关注。

  第一,报告期内,浙南产业集聚区(经开区、瓯飞)管委会对公司给予“产业发展补助资金”4000万元。请说明公司在浙南产业集聚区开展业务和投资的情况,“产业发展”的具体含义,公司是否与浙南产业集聚区管委会或下属企业存在合作、合资协议或意向。请公司报备申请政府补助的报告及相关批文。 第二,2018 年亚太所对公司年报出具保留意见,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涉及公司其他应收款的坏账准备。公司2018年因大宗贸易业务终止形成的大额应收款项余额3.96亿元,除对温州龙城实业有限公司2208万元按账龄计提坏账准备外,对其余9家单位全额计提坏账3.73亿元。2019年末,但2019年,公司收回2018年全额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上海苏克实业有限公司款项1890万元,计入非经常性损益。而交易所则明确要求公司说明收回上海苏克实业有限公司1890万的时间、还款人,并提交相关证明文件。也就是说,交易所对公司扭亏的细节非常关注,这或许是公司尚未摘星的原因。

  除了扭亏年报遭到盘问以外,公司近期还遭到证监会处罚。证监会查明三项违规事实: 第一,仁智股份虚构业务入账,其披露的2017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2017年,仁智股份与大庆国世能科学技术有限公司签订《工程合作商务合同》,承接开展油服业务。其后,仁智股份与大庆开拓者工程勘探有限公司签订《工程合作商务合同》,将承接自国世能的业务外包给开拓者。上述合同及相关协议等未实际履行,仁智股份以冲砂、检泵等井下作业确认营业收入,并通过相关账户资金划转实现应收账款回款。2017年,仁智股份通过虚构上述油服业务及钢贸业务,虚增营业收入9041.72万元,虚增营业成本6079.52万元,其披露的2017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从这些违规情况来看,在2017年4月28日至2019年4月12日期间买入*ST仁智并在2019年4月13日晚间依然持有的投资者可通过微信公众号“投资者索赔指南”参与由《金陵晚报》“易索赔”频道组织的索赔,并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前期费用。第二,仁智股份未按规定披露开立商业承兑汇票事项。2018年,仁智股份时任董事长兼总裁陈昊旻、董事长助理陈伯慈,要求公司出纳在没有真实商业背景的情况下,向广东中经通达供应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开具大额电子商业承兑汇票。仁智股份未就上述开具商业承兑汇票行为履行内部审议程序,亦未在 2018年一季报、2018年半年报中如实披露对外开具商业承兑汇票事项。第三, 仁智股份未按约定披露资金拆借事项。2017年3月,仁智股份向安投融(北京)金融信息有限公司借款3000万元。

  8月13日晚,*ST仁智(002629)发布关于收到《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的公告。

  在此前的2019年4月26日,*ST仁智曾发布《关于收到立案调查通知书的公告》,因公司相关行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查明,*ST仁智涉嫌违法的主要事实如下:一、*ST仁智虚构业务入账,其披露的2017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二、*ST仁智未按规定披露开立商业承兑汇票事项。三、*ST仁智未按约定披露资金拆借事项。

  *ST仁智的上述行为违反了 2005 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 2005 年《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的规定,构成了 2005 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信息披露违法行为。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浙江监管局拟决定:对*ST仁智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相关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30万元不罚款。此外,浙江监管局拟对陈昊旻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表示,根据《证券法》及虚假陈述司法解释,上市公司等因虚假陈述证券欺诈行为导致证券投资者权益受损的,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赔偿范围包括:投资差额、佣金、印花税和利息损失等。

  宋一欣律师、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均表示,暂定:1、在2018年1月30日至2019年4月11日期间买入*ST仁智股票,并在2019年4月12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可以索赔预登记。2、在2017年3月1日至2019年4月25日期间买入*ST仁智股票,并在2019年4月26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可以索赔预登记。索赔条件将根据证监会处罚决定进一步调整,最终以法院认定为准,律师费在投资者获赔后支付。

  厉健律师提醒,投资者索赔登记应提供证券开户信息查询单原件、股票对账单原件、详细联系方式等。在证监会作出正式处罚后,受损投资者方可起诉索赔。

  2020年8月13日,*ST仁智(002629)发布了关于收到《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的公告,公司被认定存在多项虚假记载。

  第一,仁智股份虚构业务入账,其披露的2017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2017年,仁智股份与大庆国世能科学技术有限公司签订《工程合作商务合同》,承接开展油服业务。其后,仁智股份与大庆开拓者工程勘探有限公司签订《工程合作商务合同》,将承接自国世能的业务外包给开拓者。上述合同及相关协议等未实际履行,仁智股份以冲砂、检泵等井下作业确认营业收入,并通过相关账户资金划转实现应收账款回款。仁智股份2017年就上述油服业务累计确认营业收入3298.84万元,确认营业成本947.04万元。2017年11月及12月,仁智股份向黑龙江建龙钢铁有限公司、鞍山市泰合商贸有限公司等采购无缝钢管、平端套管,并加价出售给大庆达力普钢管制造有限公司,大庆西姆莱斯石油专用管制造有限公司等。相关钢贸业务无货运单据及货权证明单等资料,系虚构业务。仁智股份2017年就上述钢贸业务确认营业收入5742.87万元,确认营业成本5132.48万元。2017年,仁智股份通过虚构上述油服业务及钢贸业务,虚增营业收入9041.72万元,虚增营业成本6079.52万元,其披露的2017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

  第二,仁智股份未按规定披露开立商业承兑汇票事项。2018年,仁智股份时任董事长兼总裁陈昊旻、董事长助理陈伯慈,要求公司出纳在没有真实商业背景的情况下,向广东中经通达供应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开具大额电子商业承兑汇票。仁智股份未就上述开具商业承兑汇票行为履行内部审议程序,亦未在2018年一季报、2018年半年报中如实披露对外开具商业承兑汇票事项。

  第三, 仁智股份未按约定披露资金拆借事项。2017年3月,仁智股份向安投融(北京)金融信息有限公司借款3000万元。名义出借人李俊男与仁智股份签署《借款及保证协议》,由关联方浙江豪业商贸有限公司、西藏翰澧电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金环、陈昊旻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同日,仁智股份,陈昊旻签订《委托收付资金协议》,约定上述借款由陈昊旻账户收取并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后3000万元借款直接打入陈昊旻账户。陈昊旻时任仁智股份董事,且系期间公司实际控制人金环配偶,为仁智股份关联方,上述借款行为构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2018年3月,仁智股份全资子公司上海衡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与中经通达签订《借款担保合同》,向其借款1000万元,仁智股份、西藏翰澧对此提供担保,陈昊旻作为仁智股份法定代表人在合同上签字。

  公司在公告中称,本次涉及的违法行为不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 13.2.1 条第(七)项至第(九)项及《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二条、第四条和第五条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情形,最终依据中国证监局浙江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结论为准。

  

作者: 贝壳财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